• 看不清楚?點圖更換新圖片

文章分享

Article Sharing

【德州撲克 ∣ 技巧】充分利用反向隱含賠率,讓盈率最大化

德州撲克拿到最強牌時,你得學會對付那些打算利用反向隱含賠率的對手們。

一手強牌面對松弱玩家時應該做下注/加注,對面對松凶對手則應該過牌/跟注。

在我玩過的低級別遊戲中,絕大多數玩家都是松弱型。初始的松實際上是有道理可循的。這個級別充斥著業餘玩家。他們打牌的主要動機是找樂子,而玩得太緊就沒樂趣了。

太松的一個問題在於,這些玩家範圍中的牌比更緊玩家的範圍更弱。在所有人籌碼都很深的比賽前期,這些玩家其實很難混。


當他們在被動地玩第二強的手牌時,他們很容易做太多價值下注,因為他們的錦標賽生涯並沒有步入正軌。而當他們激進時,他們傾向於在錦標賽前期用最弱的牌做價值下注,或者做太多詐唬,而對手的籌碼都太深,足以跟注到底。

拿到第二強牌而投入太多籌碼的問題在於這種打法受「反向隱含賠率」的制約。不同於隱含賠率指向你留下來能贏多少,反向隱含賠率指的是繼續這手牌你會輸多少。

作為一個更緊、更有原則的玩家,我們的工作在於鑑別對手是哪一類松型玩家,然後充分利用反向隱含賠率打擊他們。

面對松弱玩家

當我們拿到強牌,懷疑一個松-被動型玩家打算跟注,我們需要做出他能跟注的最大下注。

比如我在線上錦標賽中,有效籌碼量是100BB。一個松且被動的玩家在中位做了open。其他玩家棄牌到我,我在大盲位用10♠9♠跟注。翻牌是10♥9♥5♣。如果我過牌,初始加注者下注半池,我做了標準加注,希望對手的任何對子,包括低對和包括卡順在內的各種聽牌跟注。


而另一種情況,如果這個玩家下注接近滿池,我可能會全下,希望他打算保護手牌對抗我的多數聽牌。以我的經驗來看,這些玩家在這種情況下,會用J-J(及以上的對子)和A-T以及同花聽牌和兩頭順聽牌跟注我的超池全下。

很明顯,這種打法並不能用來對付精通遊戲理論的高玩。因為這些玩家能棄掉大牌,抵抗反向隱含賠率。如果對手在這種時候跟注,打算直面反向隱含賠率,那麼你大可以全下,充分利用反向隱含賠率。

而普通注碼的加注則會開啟轉牌圈,當對手有聽牌或者中牌時,你將無法行動。只要他的高額下注令你相信他會在翻牌用全部籌碼犯錯跟注,那麼你直接全下就好了。
 

德州撲克面對松凶玩家

當我們拿到強牌,而松凶玩家正用弱牌下注時,我們必須跟注到底,千萬不要加注把他打跑。

再舉個栗子,比如我在線上錦標賽里,有效籌碼100BB。這次一個松凶玩家在中位open。前位棄牌到我,我在大盲用10♠9♠跟注。翻牌是10♥9♥5♣。

如果我過牌,初始加注者下注半池或以上,我在這裡會選擇僅僅跟注。他很鬆意味著,他的範圍里很難有牌能跟注加注。但是他的凶又意味著如果我設置了陷阱,他會用很多牌繼續下注。


在我們的例子中,假如轉牌是8♣。這張牌令牌面變得異常危險。一般玩家會加注轉牌的下注,目的是保護手牌。松凶玩家了解這一點,因此當你跟注時,他們會認為多數對手到了河牌都有一對,不太可能做太大的下注,因此他們會在第五條街繼續開槍。而面對第三槍時,你必須在河牌前忍住用強牌加注的衝動。

德州撲克這裡,我們可能有一手非常適合抓詐唬的牌。頂兩對很適合抓詐唬,因為它阻斷了最好的價值手牌比如 T-T和 9-9,還續斷了比我們大的很多中等牌力手牌,比如 J-T 和 J-9,而他可能用這些牌在河牌後位過牌,而且我們的牌壓制了對手範圍中多數的其他兩對組合。這意味著如果他在河牌開火,他很可能是在詐唬或者(第二大的)用比我們弱的牌拿「價值」。

德州撲克在河牌圈,如果公共牌沒有太嚇人,我可能會決定過牌-全下,他可能很難用A-T這種牌跟注。就算是松凶玩家,有時候也會在投入過多籌碼之用弱牌跟注按鈕位,我很可能頻繁地在這種時候詐唬。於是我就有了第二種運用反向隱含賠率的途徑。

德州撲克 鬥地主 北京賽車 運動彩券 運彩 台灣彩券 世界盃足球 世足 MLB 百家樂

回上一頁

合作伙伴

Best Partner